城北

……我超懒的什么也没留下哦。

(盾铁)冰海吻 (双王子+人鱼AU)

一篇很漂亮的文!!【不要在意我贫乏的形容】
人鱼和王子的故事

maxyi:

小北提供的想法。 @城北 但是我写的好像和讨论的完全不一样。。。这是一个没有任何大纲,作者想到啥就写啥的玩意儿。


OOC我无法避免。有的逻辑被我吃了。我不知道算不算童话AU,剧情设定BUG让我们先暂时无视= =(其实就是我懒ORZ)


作者不知道会写多长系列。




大过年的当然保甜。会有肉。但估计不会很肥。我们来个五花的呗?如果有结局的话HE确定。




先试一下水?


作者回去想主线去了。。。想不出来的话就是一只有“恋爱”的毫无营养的。。。ORZ不管怎样也算新年贺文了吧。反正年还没过完。




——————————————————————


月亮半遮半掩,披上云朵的黑纱,像是在悼念沉寂在海中的故事。那些故事被海底的水草缠绕着,被他听了去。然后他笑。人们以为那是魅惑的歌声,其实只是他另一种笑声。它为他带上无形的王冠。


黑云逐渐聚集成形,遮盖住了大部分新月的光芒。一小撮偷跑了出来,只是为了见证今夜汹涌的波涛是如何翻滚。此时他还在深海处,被突然波动的海水惊扰,便收到信号般一个挺身向上游去。


他喜欢与暴风雨嬉戏。他能自如地在巨浪中玩耍,那凶狠的浪花在他近处为他挠痒。他甚至尝试去蹦起来抓住那同样不惧风雨的海鸟。毕竟他喜欢游泳,喜欢走路,也同样享受飞翔。


他很快游到了浅海处。今天有点意思。他抬起头眯起眼睛,一片树叶状的阴影。船。一艘轻船。他很久没见过船了。好奇心使他继续向上游,他在水里用特制的望远镜看到了站在船头眺望的人。


高大的身躯隐没在黑影中,只有那一头灿烂的金发在黑幕里迎风舞动着。头上的金冠都失了颜色。


哈,是他。


海中的他笑,情不自禁张开了鳞片,然后笑声和着风声浪声幻化成了歌声隐隐地飘荡着。他看见那个人类神情紧张起来,静静凝听状,又忽然吹了几声口哨,像是要索取回应。


呵。他根本懒得搭理。他又不是人类的宠物,本性向往自由,又怎么能容忍这个?


怕是那个金发大个子不知道今晚已经有命丧海底的危险,还想与人类传说中的生物玩耍。。。


但最后,他还是克服不了玩心,就吐了一长串又大又圆的泡泡,在海面上浮着朝人类的方向轻快地滚去,完全不受波浪的阻碍。就像一个神迹。


冰海之吻。他长眠于海底的同胞们这样叫它。


他本来对这个有点浪漫的称呼十分不屑。鉴于他经常喜欢吐泡泡,这个本来用于求偶的行为便应当降格许多。不过,他本来就是情圣。那么姑且就当它还是吻吧。


金发大个子惊奇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异常坚韧的气泡随着风变换着大小,推开了海中的水流和气流,源源不断地从远方飘过来。近处的气泡已经有相当大。他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用双手触摸着气泡的表面,将它挤得变了形状。


他的嘴角弯起来。然后控制那个离人类最近的泡泡向上一弹——挣脱了控制。金发男人一惊,本能地想伸出双手再次捕获它。他狡黠地眨眼,轻轻在水中挥动手指,泡泡便灵活地上蹿下跳,精灵一般,每次都让对方扑个空。显然对方经过了一天的旅程已经劳累,一段时间后就不再尝试。这时,他的手指轻巧地一勾,然后泡泡就直接——


撞上了那轮廓分明的脸。


泡泡的表面很有弹性,直接一个人的侧脸凹槽出现了。而对方的脸恰如其分地按了上去。


他终于如愿听见了对方始料未及的呼声。然后那泡泡在对方刚刚尝到其滋味的时候便无影无踪了。


吻,就应该要有一个吻的样子。他继续笑。


而对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愣住了,像是不相信发生的事。随即他看到对方在掐自己的胳膊,眼神迷离。


哈哈哈。他笑的更厉害。捉弄别人有的时候真的挺有趣。


 


突然月亮完全隐去了。


风开始迅疾起来,浪花越翻越高。泡泡纷纷破裂,他依旧跟着那艘船,还反而更近了一些。那挺立着的人影大概消失了。他现在看不清,心中莫名有些失落,便快速游过去,直到触及船沿。


船不够坚固,他甚至能听到细微的断裂声。浪高高地卷起,早已打湿夹板。浪花惨白着脸惊呼,摔下去分裂成无数个水珍珠。他听到船上人类的大声说话和尖叫声,看着小船随着猛烈的波浪四处倾斜,像儿童游乐场里的海盗船玩具。


你们交了好运。


他摊开一只手掌,却并不端平,而是毫无规律地晃着,以一个“相对”小的角度。只见船依旧颠簸,四处摇晃引人呕吐,但却比刚才平稳了许多,至少不会再存在把人甩出去的离心力。


他看到金发男人了。对方正紧抱着折断了一半的桅杆,样子有点滑稽,但表情还算镇定。他简直想把对方直接拽到相对安全的船舱内。暴风雨的势力越来越强,他已经感觉疲劳了。他还没有那么大能力,在狂暴的海里如履平地。


就在这时,对方抓住的那截桅杆从下方猛然断裂。碰巧遇到了强烈的侧风,那个身影便像一个炸弹从船上抛向空中——


他一惊不禁跳出了海面,红色的尾巴在暗处也并没有藏匿的很好。他的鳞片太亮了。像是吸收了所有的光线,边缘金光闪闪。


他跳过去,用有力的尾巴卷住了男人的腰,然后在对方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重新把他抛回了船上。这力道可不小,他控制了角度和方向,让对方的屁股着地,但依旧一声痛呼传出。紧接着他不敢冒被发现的危险,垂直地向下坠,直到重新回到熟悉的海水中。


 


风暴小些了,波浪以越来越温和的姿态呈现在视野中,船在逐渐趋于平稳。他调整了方向,朝岸边加速游去。不,这才不是落荒而逃。他玩耍的时间够多了。岸上还有很多事要去办。Pepper发火了可能会把他的鳞片都拔下来。


他不知道船上的金发男人看着他冲进海里的地方出了神。


他发誓自己看到了一条金红色的异常夺目的大尾巴。那不是幻觉。


因为他在身上又发现了一枚鳞片。那鳞片在第二天沐浴了阳光,红的通透,金色的花纹熠熠闪光,比任何珠宝都璀璨。


 


 




Steve快要赶到那个王宫的时候,时候已经不早了。太阳慢慢地落到他来时的方向,慷慨地在这片土地上泼出碎金。他的小腿夹紧马的肚子,马儿还是跑不快。这不能怪它。Steve摸了摸马背上空瘪的干粮袋,叹了一口气。


他们一行人谁也没料到这场旅途如此坎坷。S国和R国中间隔了一片海。两国遥相对望。海上的暴风雨把他折腾的不行。而且又遭遇到“贵鱼”搭救,脑子也乱。几个贴身仆人更是像落水狗。等到他们慢悠悠地到了宫殿门前,舞会已经开始了。


彩色灯光透过窗子映下来,在地面上复制了一条闪烁的银河。Steve有点懊恼地从马背上下来,望着宫殿前的喷泉水池——他闪亮的金发杂乱不堪,脸庞因为海风的吹拂和焦急红扑扑的,绸缎做成的衣服被磨破,连绣上的蓝色宝石也失了颜色。


“那宝石再也不能和Steve的眼睛媲美了。”Clint偷偷说,略带遗憾。Steve听到了脸马上红了色环上的一个格。Clint和其他的仆人笑起来,然后他牵着马匹去了马厩。


Steve扶住额头,头低下来,正好看到了满是泥土的靴子。裤子上有一条裂痕,能够隐约看到大腿的肌肤。他现在落魄的根本不是一个王子。


话说回来,他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S国要为王子挑选伴侣,为什么要让他来?


Peggy身体不适,无法赴邀,然后为了表达对“邻国”的友好尊重,


Steve作为唯一一个身份相称的人被派了过来。还要穿越冰海。有无数传说的冰海。结果真的——他变成传说的一部分了。


Steve一点都不相信这个解释。真的。所以为了表达他的愤怒和不屑,他应该把精心保护的一套礼服扔掉,然后潇洒地闯入舞会现场,慷慨陈词一番,再愤然离去。


好吧这也太不Steve了。但在身上搜索了一番竟然都没发现备用衣服之后,他的心情落到了谷底。


Stark,这么做可就不怪我了。他默念着,拿出邀请函展示给宫殿门口的守卫。守卫怀疑地审视着他,眉头皱成了小山,活像在看一个拿着属于别人的邀请函的小偷。Steve只是不卑不亢地看着他们。用Sam的话说,这叫——正义的凝视。他们交头接耳了几句,最后还是打开了宫门。


Steve被迎面射来的金光晃了眼,目眩之中他没看到角落有人拿着他丢失的衣服露出了无可奈何的笑容。


 


Steve又穿过了好几道门,S国的宫殿看起来比R国的铺张浪费多了。每一片砖上面都镀了金,各种认不出来的宝石随意组合成图案熠熠生辉。哈,挺对得起Tony Stark的名声。


关于Tony Stark,Steve认为自己感到不爽情有可原。作为S国的王子,他不但是一个天才,制造了许多武器,也十分吸引女士们。他的绯闻从他十几岁开始都没停过。各种被大家津津乐道当成谈资的风流韵事,对于Steve来说简直是一个炸弹。那么多女人争先恐后地想要爬上出手阔绰充满智慧的王子的床,但Steve宁可不和这种人打交道。


他们虽然都是王子,但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刚走到大厅里,就有一些身着华美服饰的女士注意到了他,眼神中的惊讶和鄙夷的火焰越烧越旺,子弹一样穿透着他的全身。Steve没有理会,找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想要走过去。大概不会有人搭理他,他也喜欢清静。天知道他已经多久没有参加过这样的交际场合。


 


然而天不遂人愿,音乐戛然而止。


“我们有一个迟到的先生呢。”声音突兀地响起,透露着戏谑。


 


Steve朝着金光最集中的区域投去视线,他看到褐色如热巧克力般粘稠的瞳,散发着灼热的视线。


他们对视着。然后Tony Stark倾斜了嘴角,露出了邪魅的笑容。


 


Steve选择回以冷笑。


 


时间大概是停止了一秒。周围的人群停下了舞步。视线犹如万道金光射向Steve,射向他乱成鸡窝的头发,凌乱的衣服。它们好像从那破口里钻进去,小刀一样切割着布料,直到他无处隐藏。


“看起来他好像遭遇了什么事故。”Tony Stark眯起眼睛,放下金色的手杖从高处走下来,他穿着深红色的礼服,衣服边缘用金线绣着一些流畅的花纹,红宝石点缀其上。他步履轻快,靴子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带有一种奇妙的韵律。


他一定穿着内增高。Steve端详着对方走路的姿态想。或许有些关于Stark的传闻是真的,比如他泡妞的资本。


“抱歉。”他的嗓子发干,以最平稳的声音说:“我是R国的王子Steve Rogers.或许您听说过冰海上的暴风雨。”


安静的人群中响起了叽叽喳喳的声音。人们都知道冰海的传说。一年中三分之一的日子会有海怪兴风作浪,带来暴风雨吞噬赶路的旅人。


“哦?”Stark已经走到了他面前,微微颔首。“我来自远方的客人穿越了冰海,战胜了潜伏于海洋的鬼怪,”他的声音抑扬顿挫,并毫不吝惜溢美之词,张开双臂,“请接受我的敬意,我的勇士。”


然后在Steve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右手被抬起来,掌心上突然有潮湿的触感。Stark的吻落下来,他的舌头调皮地舔了一下掌心最柔嫩的一块皮肤,蜻蜓点水,痒酥酥的。


“呃——”Steve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怒视着对方,然而对方的笑意更明显地荡漾开来,眼睛亮晶晶的带着得逞的小骄傲。“让我们为Steve王子的英勇举动鼓掌!”


紧接着人群反应过来,潮水般的掌声响起来。一些女士惊叫了,表达对他的赞美。“冰海,那可是冰海啊!”“他可真勇敢,还是一个王子!”“看他那身材!”“他是来干什么的啊?冒了这么大险!”


Steve尴尬地也拍了拍手,朝着一个冲着他舔嘴唇玩弄头发的女士不自然地笑了笑。(后者尖叫一声晕了过去——好吧他以前不是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后果是他再也不敢不乔装打扮就私自出宫了)然后他轻轻咳嗽,示意掌声平息。Stark适时地示意乐队,音乐重新响起,“各位,让我们继续跳舞!”


Steve不得不承认Stark的声音有一种不容分说的魔力。人群嘻嘻哈哈地找到了彼此的舞伴,对Steve倾心的女孩子们也恋恋不舍地收回了目光,投入到优美的旋律中。裙摆在大厅中低低的旋转,偶尔露出姑娘们小巧的高跟鞋。


“我的妹妹Peggy最近身体欠安,本来她要来参加舞会,我带来了她最真诚的祝福和问候。”Steve向前倾身礼貌地行礼。他的视线自然地顺着对方的腿落在那造型别致的靴子上。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Stark的站姿有点奇怪。


不是有什么问题,是太完美了。以他艺术的眼光来说,和雕像一样。


Stark歪了歪头,饶有兴趣地盯着他。“哦,那可真是太遗憾了。”


然而他的语气可听不出来有什么遗憾。Steve心想。


Stark走的更近了,他毫不在乎Steve脏兮兮还有破洞的衣服,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对方的手臂安慰似得在他背上多拍了几下,眼神温柔下来,足可以迷惑任何一个两足生物。“希望令妹情况尽快好转,”他又招呼身旁的侍从,“带Steve王子去换一套衣服。”


“不用了。”Steve不动声色地说。“既然您已经知道我的来意,我不便占用您和女士们快活的时光,请恕我提前告退。”说罢他往后退去。和Tony Stark距离这么近让他有些紧张。他感到不屑,困惑,同时不可自制地被吸引。天哪他现在理解那些流言了,谁能睡到Stark真是赚爆了。可惜Steve洁身自好,并不在那些想追求或被追求Stark的人中,还是早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好。


结果他一转身就被拦住了去路。


“迷人的女士们正玩得高兴呢。”Stark压低了声音,“您不想让我去打扰他们吧?绅士们会记恨我的。”他随手拿起了一杯颜色艳丽的鸡尾酒,张开唇轻巧地含住那根吸管,喉结颤动着,让人想触摸到感受那节奏。


对方瞪大眼睛无辜地看着他。那眼睛里落满了星星,看起来真是相当有“说服力”。Steve中断了这个有点尴尬的对视,他环顾四周,竟然找不到一个落单的女士——该死的明明刚才有很多,好吧,事实上,该死的他自己就是在某些情况不会拒绝人。




TBC

评论

热度(23)

  1. 城北max 转载了此文字
    一篇很漂亮的文!!【不要在意我贫乏的形容】人鱼和王子的故事